浏览位置:英雄合击 > 合击私服发布网

初雪来临,他等我长大

作 者:www.76776.com  来 源:英雄合击  时 间:2012-9-21 12:25:46
(一)
 
               第一次见到白明雪是在一个冬天的早上。那天下了很大的雪,纷纷扬扬染白了整个世界。他穿着一身黑色大衣,撑着一把蓝色格子伞立在雪中,俊逸的脸庞透着凝白的光,轻轻巧浅的笑着,安静又沉稳。院长奶奶牵着我的手走到他跟前,说:“白先生,这就是初雪。”她又晃了晃我的手说:“初雪,这就是要收养你的叔叔。”我只当做没听见,静静的看着白明雪,雪中的白明雪。“哥哥,院长奶奶说我们的名字中都有一个“雪”字。”我毫无征兆的开口让两人皆是一愣,院长刚要开口,却被白明雪“呵呵”一笑打断,他俯身拨弄了几下我额前的留海,淡淡的温度印入我的肌肤,他说:“初雪,我叫白明雪,你得叫我叔叔。”我眨了眨眼,乖巧地点头。一身大红棉袄,擦破皮的小皮靴,头发干枯又凌乱。发着冻疮的手因为他的触碰而紧张地拽着衣角。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白明雪的情景,我至今仍记得。那一年我十二岁。白明雪像一颗花籽,嵌进了我内心深处,青涩地疼痛。那是一段,想忘不敢忘的回忆,像树藤盘踞了我整整一生。
 
(二)
 
               白明雪顺利办好了一切手续,他带我离开了孤儿院,那个我生活了三年的地方。走了一段路,我忍不住回头,破旧的孤儿院大楼在雪中安静伫立,院长的黑猫窝在门口眼睛一转不转的盯着我,我朝它挥了挥手,小声说:“再见。”白明雪抚摸我的脸,问:“初雪舍不得这里么?”我瞥了瞥嘴,目光落在墙角的小柏树上,忽然觉得,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中,绿色显得真刺目。我没有回答白明雪的问题,只是小心翼翼的问他:“叔叔,我可以把它一起带走么?”它和我一样,都害怕被抛弃,院长奶奶总是把它往外赶,而它,一次又一次执著的回来,怎么都不离开。孤儿院里除了我没有人喜欢它。白明雪微扬了嘴角:“当然可以,如果你喜欢的话。”我点点头,走过去把它抱在怀里。“不用跟院长说么?”不用,院长奶奶一点都不喜欢它。”所以我要带它走。
 
                白明雪给我买了很多衣服,每一件价格昂贵的都让我颤抖。我跟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整个人仿佛被定格起来了,怔怔地发呆。白明雪长得可真好看,我小心地想。他转过身,晃了晃手中的药品,说:“初雪,过去那边,我帮你擦药。”红肿的手被白色的药膏覆上,氤氲开一阵阵清凉。我问他:“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动作停顿了一下,眼眸中浮现起悲伤的光,说:“没有原因。”“那你会爱上我么?”我迫不及待地问。“哈…”他大笑,以至于周围的人都投来疑惑的目光。“你希望我爱上你?”我诚实的点头。“初雪,我可比你大十三岁。”他调笑道。我再点头,其实我很想说,这有什么问题,我爸爸就比妈妈大十五岁。可我不敢说,我怕他讨厌我。没有人会了解,在我内心,有着多么大的恐惧。白明雪你不知道,那时我,把与你的遇见,看作了人生的最美好,为了它,我甚至可以去死。白明雪的家很大很大,大到连内心都觉得有些空旷。我悄悄跟他说:“叔叔,听说住大房子的人都很寂寞,可我,不想你寂寞呢。”他怔了半天,然后用修长的手指弹了弹我的额头,微叹了口气,又一语不发地坐到电脑面前敲打起来。我穿着他给我买的有着小熊图案的冬裙,和黑猫一起窝在沙发里,静静的睡着了。梦中,有白明雪,他亲吻了我,温柔的说:“如果到那时还可以,我想和你在一起。”真实的触感,温热的唇,我想,这并不是梦境。
 
                我终究拗不过白明雪而去上了学,学校很漂亮,可我宁愿待在家中对着雪白的墙发上一天呆。我融入不了那个群体中,当然,他们也接受不了我,一个整天不说一句话,走路都只是盯着脚尖看的人。在他们眼里我是异类。第一个星期,我被剪碎了七本书,折断了十六支笔。第二个星期,我的饭盒被人光明正大的吐了口水进去。第三个星期,衣服的帽子里会时不时地爬出各色的小虫子,书包里塞满了碎纸屑。这些,我都不愿意告诉白明雪。直到有一天,我不小心趴在书桌上睡着了,白明雪帮我整理书包时,落了满地的纸屑。他轻摇醒了我:“你在学校受欺负了是不是?”他的语气镇定,而我却听出了丝丝哽咽。“蒽。”我平静的回答。“初雪,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我说:“这不重要。”语音未落,他“腾”的站起身摔门而走。我揉了揉腮,再一次轻轻地说:“这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会不会因此厌恶我。笔尖在纸上缓缓滑动,回过神来,竟是满纸地“白明雪”。那时,我尚不懂这就是爱,那时,或许你也不会相信这就是爱。不说,不是因为我不在乎,而是怕你担心。有时,你只是一句话,一个眼神,我便毫不犹豫地听之从之。白明雪不懂,只有黑猫懂。所以我愿意喜欢它,抱着它,说一个又一个故事。把童话里的王子都叫做白明雪,灰姑娘都唤为季初雪,最后他们会快乐的生活在一起。它会蹭着我的脚“呜呜”地叫,然后,我会抱着它,相拥而眠。
 
(三)
 
                当这个城市再一次陷入黑暗时已是四年后。我时常坐在被风吹的冰冷的天台上,晃着腿看城市夜景。街上霓虹闪烁着七彩的光。我用四年的时光去描淡白明雪在我心中的位置,我用一千多个日夜告诉自己,他没那么重要,我不能去爱他。四年后的今天,已然三十岁的白明雪依旧一个人,没有交过一个女朋友。偶尔,会不带任何**的亲吻我,我有时会嘲讽地告诉他,都成老男人了,也该交个女朋友安定下来了。他只是笑笑,说:“初雪,你不懂。”是,我不懂,十二岁那年,我天真地以为我是最懂他的人,却发现,一切不过都是表像而已。我甚至交了一个小男友,他叫林马,是学校女生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他对那些为他尖叫疯狂的女生不屑一顾,却对我“情有独钟”。我享受着他为我做的一切,没有人知道林马为什么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不喜欢林马,可我坚信,林马他真的喜欢我。这种情感的来源,不过是我偶然帮了他一次罢了。
 
               十七岁的林马有着一切骄傲的资本,出众的相貌,出色的成绩,显赫的家世。如此完美的人却患有一种怪僻,总是时不时的想要偷东西,一枚胸针,一个铝戒,一支笔…虽然每次这些东西都会被他丢入垃圾桶。林马在超市偷东西那次,恰巧我在现场。我一直跟在他身后,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当他把那支钢笔顺利塞进上衣口袋时,我很清楚地看到不远处那个穿制服得的女工作人员正往这边小跑过来。当然,林马并不知道他被发现了。在他靠近之前,我冲到林马面前拉其他的手飞快的往外跑,他欲挣脱我的手,却听到一阵阵警报声导入耳膜。下一刻,他跑的更快了。我们穿过了一条又一条街道,最后气喘吁吁地停在了一家麦当劳门口,一边顺气一边看着对方“咯咯”地笑。“谢,谢谢你…”他躬身手撑着膝盖,小巧的鼻尖溢出密密的汗珠,柔软的发湿哒哒一片。我挤眉弄眼的说:“班长大人要怎么谢我?要不,你做我小男友怎么样?”他愣住了,深深的看了我片刻,目光幽深又明亮,樱花般的唇瓣透着诱红的色泽,吐出一个字:“好。”林马很慷慨地请我吃了一顿麦当劳,我一口气吃了三个汉堡,他紧锁着眉头,说:“季初雪,你真能吃,像猪。”我无所谓地耸耸肩:“随你怎么说,不过,你要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料,他却像个大人般地回答:“无所谓,我养地起你。”
 
              林马成为我男友的第二天,我带他回家见了白明雪。我和他十指紧扣站在他面前,白明雪用眼神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微笑着向他介绍:“叔叔,这是林马,我的男朋友。”林马颇有礼貌的说:“叔叔你好。”我很满意他的表现。白明雪从头到尾都很平淡,没有发表任何意见。我擅作主张留林马吃饭,饭桌上是前所未有的死气沉沉,只听见细微的嚼咽声,以及筷子碰到碗发出的清脆声响,划破了平静。饭后送走了林马,我便回房躺在了床上。似睡非睡时听见门锁转动的声音,白明雪一言不发的坐到我床边,我眯了眯眼,模糊的问他:“什么事?”他伸手帮我掖了掖被子,极轻极轻地说:“初雪,你变了。”我哼了一声,是变了,不再小心翼翼地想着你行事,不再那么懦弱地要求你保护。不再,那么…喜欢你。白明雪叹气:“初雪,你不知道…”他没有立即说出后面的话,用那双灿如星光的眸子看着我,眼里弥漫开朦胧得得忧伤。后来,我想,如果当时我不那么快睡着,或是态度好一点,或许我以后就不会那么做了。白明雪在我睡着后,在我身后流了那么多泪,哭的那么厉害地说:“初雪,你不知道路有个人,他在等你长大。”而我,什么都不知道。
 
(四)
 
             我十七岁的最后一天,林马为我包下一个酒吧举办派对。我很正式地向白明雪发出了邀请,并表明这是林马的意思,他应允了,答应和我一起出席,还特意为我定做了一件红色礼服,很妖艳的那种红,像血一样。我穿着它出现在了派对现场,林马凑到我耳边气息微吐说了一句话:“季初雪,你今天美翻了,真的。”我冲他不置可否的笑笑,朝吧台走去,要了一杯鸡尾酒,五彩的颜色,鲜艳又淡默,就像有些人,注定只能远离,不能深爱。我转身把酒递给了白明雪,灿然一笑:“叔叔,今天是我十七岁最后一天,喝一杯吧。”他接过,优雅的喝了一口,舞池的灯光打在他身上脸上,俊美的不可思议,喉结滚动,显现出男性特有的诱惑。估计没有人会相信,这个男人已经三十出头了,岁月在他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我眯着眼浅笑,等他喝完最后一口酒,我对林马说了声“失陪”拉着白明雪来到了酒吧二楼的天台上,夜色很撩人,泛着幽黑的气息,白明雪有些疑惑的看着我,声音因喝了酒的缘故有浙许沙哑“初雪…”我猛地转身稳上他薄而柔软的唇,他整个人瞬间僵硬起来,慌乱的推开我,神色复杂,“初雪,你…”我打断他,说:“叔叔我们在一起吧。”他讶异地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望着我,白皙的脸上浮现出红晕,“初雪,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他很快恢复了平静。我走过去,踮起脚搂住他的脖子,“知道,叔叔,我们在一起吧。”我认真地注视他,直到他的目光混浊一片。
 
           那一夜,我把自己交给了白明雪,伴随着疼痛和绝望,缠绵了整整一个晚上。白明雪的吻很清很淡,烙在我的肌肤上,一寸寸下滑,打下属于他的印迹。那是我,永生难忘的一个夜晚。每每想起,都要落泪…第二天有人敲门时,我满脸泪水平衣衫不整,眼中甚至带着屈辱地开了门。门外站着林马和两个警察。我扑进林马的怀抱放声大哭,他拍着我的背安慰我“没事了,没事了,初雪不要怕。”当着所有人的面,我指正是白明雪强暴了我,并非我自愿。我不敢去看白明雪的眼睛,却又执著地对上他的眼睛,什么都没有,宁静似水。直到被带上手铐的那一刻,他才问我:“为什么?”我凑到他他耳边小声说:“知道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么?十三岁那年,无意间,我看到了你的日记。”他倒吸了口凉气,我呵呵一笑,继续说:“我很幸运,正好看到了我父亲季如海的气因…”白明雪突然后退几步,神色慌张。我深深呼了口气,明白了当初梦境中他说的话“如果到那时还可以,我想和你在一起”其实那并不是梦境吧。如果等到你知道我是害死你父亲的人时,依旧不怪我,我想和你在一起。是这样的吧,白明雪?可惜我没有那么伟大。当初决定收养我,只是因为内疚,没错吧,白明雪。你料到了一切,却没有想到我会知道真相,并以这种绝决的方式毁了你吧?
 
             白明雪迈出门后又忽然回头用口型对我说了四个字,然后笑着离开。我辨认了好久才知道他在说“如你所愿”。脸上潮湿一片,原来,不知不觉中,我又哭了。其实,只有我跟林马知道,那杯鸡尾酒被我下了药,也是我让林马报的警,一切都是我自导自演的一场戏,为了它,我准备了整整五年。目的就是毁了白明雪,一如当初他害死我爸爸那般。我九岁那年,白明雪和爸爸是生意上的伙伴,既是生意人,自然树立了大堆劲敌。那一次的生意本是两个人去谈,然而白明雪没有出现。对方有十几个人,在生意谈砸的情况下,爸爸匆匆给白明雪发了求救短信,也是无回应。就是在那样绝望得的情境下,被一根根铁棒砸的失去知觉。妈妈发疯般地往医院跑,被一辆货车撞飞在几米外,抢救无效,死亡…白明雪,这个痛苦的曾经,让你用此刻来换,不过分吧?怪只能怪你把这件事记在了日记上…
 
(五)
 
             事发过后,我跟林马提出了分手,他冷冷地拒绝“季初雪,你知不知道你很过分。”我低头苦笑“林马,我不喜欢你,如果我不说分手,这对你不公平。”他愠怒,咬牙切齿道:“季初雪,你喜欢你的叔叔白明雪,对吧?”我摇头。他哈地大笑“季初雪,你喜欢你的叔叔白明雪,对吧?”我摇头,“别不承认了,你就是喜欢他。那晚你根本不用讲自己交给他就可以毁掉他,可是季初雪‘你是怎么做的?”我无所谓的挑眉’说:“我喜欢他,那又怎样?”林马狠狠的甩了我一巴掌,恶语吼道:“季初雪,你这个变态。“他笑,笑得流出了泪,漂亮又落拓。我什么也没说,丢下他一个人独自己离开。后来,我想了想,我始终欠他一句”对不起“。
 
             我仍住在白明雪大大的空荡的房子里,孤单一个人。陪伴着我的只有一只黑猫。我请人将房间白色的墙粉刷成了海蓝色,冷冷的色调总是使我寂寞。这是我自找的,我想。
 
             盛夏的时候我去了孤儿院,院长奶奶正在浇花,老花镜架在鼻梁上。我喊了她一声奶奶,她抬头一眼认出了我”初雪啊,你来啦。“她的话似乎在表明她一直在等我来。黑猫从我怀里跳了出来,院长奶奶慈祥的笑笑,说:”这猫都长这么大了,时间过得可真快。“我微笑着点头应和”是啊“。她搁下花剪,手上的皮肤皱出岁月的痕迹。她说:"初雪,你不知道,其实明雪啊,是我儿子。“她说的艰难,我听的脚下一软。她拉我坐下。继续说:”初雪啊,你父亲那件事真的不能怨明雪。你不知道,你父亲出事那天,明雪的爸爸心脏病发作去世了。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那样。明雪,那孩子他真的喜欢你。这些年他一直自责、内疚。过得一点都不好。初雪啊,你别怪他。“望着那张老泪纵横的脸,我跌跌撞撞的冲了出来。我忘了我是怎么回家的,心中一阵阵疼痛,海水覆盖般窒息的难受。原来,一切都是我一个人的错,是我一个人的自以为是。这些年我错的离谱,伤害了爱我至深,我深爱的人。
 
(六)
 
             华灯初上,一场大雪覆盖了整个城市。这是2012年的初雪。我穿着大衣走在大街上,路灯闪烁着明黄的光,给白雪镶嵌上了一层金边。我忽然想起那年冬天和白明雪去拉萨旅游,朝圣的路上,他在大雪中背着我给我唱的那首《初雪》
 
                                                等待了整整一年/很想念的冬天
 
                                                漫长的每一天/只是为了等待初雪
 
                                                拉着你的小手祈祷着/让全世界只充满我们的爱
 
                                                我们就能幸福/初雪来临了
 
                                                过了今晚/初雪就能慢慢覆盖大地
 
                                                全世界都变成白色/我和你一起分享这一瞬间
 
             我趴在他背上,安静的听着,眼泪肆意流淌。那时,我多想就这么一直下去。
 
             我裹紧了大衣,往手心呵着气,云白的雾气扩散开来。我仰起头,雪落在我脸上,融化成水,冰凉的滑下。我微微的笑了。我一直在拒绝别人的追求,不是因为我高傲,而是在等一个人回来。那个人,一直一直在等我长大。
点击率:3
相关文章
· 初雪来临,他等我长大
· 只是很难过
热门文章
· 初雪来临,他等我长大
· 冷眸艳杀一朝倾尽天下
· 诗组花絮后怎奈风无悉
· 习惯两个人
· 再见再不见
· 2012-2011年工作的日子
· 只是很难过
· 醉笑三千场离殇永不诉
· 孔明灯飞走了.愿望等着我.约定…
· 贰零一一年的最后一次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