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位置:英雄合击 > 合击私服发布网

少年指尖缠绕沧桑的发

作 者:www.76776.com  来 源:英雄合击  时 间:2012-9-26 10:38:06

       前些天回老家,下了车的时候,见到我的爷爷奶奶。他们佝偻的腰拄在门口,翘首盼望。见我向这边走来,又高兴的撰着衣角一直念叨的说着:“回来了,回来了,回来就好...”忽然就触动了心底的那根弦,鼻头微微的酸起来。

 
      我扶着他们在门口坐下,陪着他们絮絮叨叨说着话。旧时的景依旧在,只是心境截然不同。看着大埂上来往不息的车辆,记忆一瞬间变的清晰。
 
      小时候,爸妈在外地打工。下地干活的时候,爷爷便挑着扁担,俩边各挂了一个筐子,我和弟弟分坐一筐。那时候,爷爷的身子还很健朗,抬我们俩个毫不费力。到了夏天日头上来的时候会很热,我们通常会起个大早迎着清晨的朝阳走在田埂上,踩着露珠,扬着不谙世事的笑脸,用那小小的脑袋思考着心里的小梦想。奶奶的身子不好,走一段长路便要休息个几分钟。于是我们也都下来一人扶着一边,把她身上的力道都转到我们身上。
 
      这时候,奶奶总说:“现在啊,还能靠你们帮衬着。以后啊,我老的厉害了,你们也都大了。怕是不愿再扶我这个老奶奶了。”我总是跟后面无奈重复说“多大啊,我们都是您的孙子孙女。怎么会不管您呢?”后来弟弟回答烦了便会紧接着我后面说:“要不,您到时候看看,看看我们有没有不管您!”说完,爷爷奶奶都笑了。
 
      这些话不知在记忆中问过了多少遍,又被不厌其烦的回答了多少遍。可一次又一次,听到回答的她们都笑的那样温暖满足。那时候的我们就如同现在我回忆中的她们,大抵都是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吧,每当想起来,总是不自觉的就笑了。似乎还能清楚的看到那初生的阳光无比耀眼,还能感觉到那湿了脚丫子的水迹粘着拖鞋。
 
      “小如意回来啦。长大了都,如果走在大街上都不一定认出来了。”村里来串门的一位阿奶这样说。“就记得小时候啊,你爷爷奶奶天天敲锅打盆的喂你吃饭。每次听到大埂上传来的声音,就知道是小老家的孙女吃饭了。唉...这转眼间啊,都成大姑娘了!”
 
      奶奶便跟后面笑着说:“是哦!那时候多难养啊。看着一辆车敲一次吃一口饭。那嗓子又小的很,有时候一个不好就全吐了,我这心里啊难受的很...”
 
      这时候爷爷插话说:“她们啊,赶上好年代了,像我们那时候,文化大革命,又是共产风,大食堂吃饭。哪个不是俩口饭作一口吃的,晚了可真没得吃!”那位阿奶说:“谁说不是呢?”看着她们回忆起以前的趣事,心境不由得开阔起来,嘴角含着一抹笑容,我似乎看到了那时候的情景。
 
      从现在想以前,总觉得日子过的非常快。似乎就是一个眨眼的时间,我和弟弟便长大了,他们的鬓角已添了白发。
 
      我10岁那年,家里养了一条小狗,我和弟弟想了好几天,给起了个名字叫念念。爷爷略识得几个字,便问:“这么条灰色的狗,叫小灰就行了,怎么还叫起个什么念念的?”我便说:“哪天啊,我们不在你们身边,看到这条念念的小狗啊,就又想起了。”爷爷听过便笑着说:“你们啊,就像个小狗一样,从小养着,日夜陪着,哪能忘了哟。”奶奶便在旁边应和着:“他爷爷,不对,是一只调皮的小狗,一个偷粮食的小老鼠。”听完我们都大笑起来,几句话给整成动物了。
 
      后来的一天晚上,念念不见了。我和弟弟遍寻不得,哭的眼睛都肿了起来。奶奶在屋里着急的走来走去,又安慰我们:“不哭了,不哭了,以后在养条吧,也叫念念。” 爷爷紧紧的皱着眉头,骑着自行车就出去了。到第二天我才知道,他满大街屠房的问,有没有人来卖狗?有没有见到一条灰色的狗?心里便狠狠的触动了一下,再也不在他们面前说这条狗了。以后也确实养了好几条念念,有的养的长久,有的不过数月。只是都不见得那么贴心了。
 
     13岁上初中时,我们搬回了在街上的爸妈家。到16岁三年时光,爷爷奶奶每天早不到5点的起来为我们做早饭,在走上个十几分钟的路程送到我家。也曾劝过,只是依然风雪无阻。他们说:“像你们天天吃的那些方便面,怎么有这个热粥吃着受用呢。”
 
      只记得一年的冬天,是印象中最为深刻的一个早上。我被外面的暴雷大雨声吵醒,看闹钟时,6点差十分。忽然记起这时候奶奶应该在来这的路上,也不知带伞了没。便睡不着的立即起了床。
 
      刚开了门,站在门前,便遥遥的看见奶奶敞着大衣贴近身子抱着饭盒,那一只手晃动不稳的拿着伞,身上大半都湿了。我赶忙拿着伞迎上去,打算接下她手中的饭盒。她却摇摇头:“就这样吧,拿出来该凉了,回屋里在弄吧。”心里泛起酸,于是默不作声帮她撑着伞。眼泪不争气的落下来,融入雨水中。心底暗自发狠,以后一定要出息,让她们老来好好享福。
 
     后面几天,都是爷爷来送的饭。我问奶奶时,爷爷说:“她关节炎犯了,疼得厉害。”就忽然想起那天雨中的身影,那段画面刻骨铭心的定格在脑海深处,不管过去多少年,每当想起,都在记忆里碧玉般的灼灼生辉。
 
     “今年过年回来吧。给你过20岁的生日。都俩年没回来过年了,这次聚在一起好好的热闹热闹!”吃饭的时候,爷爷突然说道,又像是想了好久才慎重的说道,语句带着一份期盼。我忽然记起,过了年也是爷爷的70大寿。爷爷是喜欢热闹的人,这些年我们不在的生活,应该是无趣至极了吧。
 
     10年前,爷爷过60岁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大红的炮竹声中,他所有的孙子孙女都回来了,带上不一的祝福,齐聚膝下。那天的阳光灿烂绚丽,就如同爷爷嘴角挂着的笑容一样。带着染上的些许蛋糕奶油,呈现出一种最美的天伦。
 
     “嗯!一定回来。还有您的70岁呢,我们一起过。”我刚说完。爷爷便笑了,露出没有牙齿的牙龈来,像个小孩子得了糖果一样欢喜,不断的说着:“好,好,好...”那笑里洋溢着爷爷的无限满足,那话语在我耳边回荡久久不息。 
 
      只回去过了几天,便又走了。离开的时候,我一直点头嗯着,其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满路上,只有爷爷奶奶不放心的细心叮嘱。明明我已经独自在外生活俩年了,可在她们眼里,似乎还是才出去的模样。只是在转身的时候,回想他们日渐苍老的容颜,弯曲的背以及蹒跚的步子。不自觉的落了泪。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亲情总是生命中一道亮丽的色彩,是岁月的长卷里不可或缺的部分。它朴实无华,却无处不在。
点击率:28
相关文章
· 容易莫摧残
· 少年指尖缠绕沧桑的发
· Dear goodnight Iwill love yo…
热门文章
· 初雪来临,他等我长大
· 暂停在昨天,期盼着明天…
· 习惯两个人
· 再见再不见
· 2012-2011年工作的日子
· 只是很难过
· 醉笑三千场离殇永不诉
· 月光布满清辉的屋子
· 少年指尖缠绕沧桑的发
· 孔明灯飞走了.愿望等着我.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