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位置:英雄合击 > 传奇合击私服

醉笑三千场离殇永不诉

作 者:www.76776.com  来 源:英雄合击  时 间:2012-9-21 12:23:55

(一)谁的眼滑下了碎泪千行,饮浊酒一杯接一杯?

 
谁的妆容胭脂丹寇,精致无双,湿了双眸,弄花了清妆?
 
谁的罗裙微扬,素白的月光微凉,碰碎了酒盏,泼了花雕几两?
 
谁的素手纤长,拨琴弦三两下,低唱《痴心殇》?
 
谁的唇红的透,说辞几番,却话梦多夜长?
 
人生不过如此,反反复复些许故事,来来去去不过几个“愁”字。唱几句戏词,话一回戏子。唱戏唱心,唱痴怨纠缠,人儿生生分两端
 
(二)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人征战几人回?”落笔到最后一个字时,手微微一抖,墨迹四溢如绽开的繁花,妖艳的刺眼。言若微微叹了口气,紧咬的唇渗出点点血丝,脸色苍白的几近透明。已经不止一个人问过她:如果游斐然战死沙场,你该怎么办?她总是淡然一笑,目光清瘦又幽长,她说:若真如此,我随他去了便是了。回答的没有丝毫犹豫,那么坦然。若有朝一日,君不在,妾何独留?
 
恍恍惚惚,跌跌撞撞,蓦然想起那年的初见,微凉的初春,柳树抽出新芽,三月的桃花绽放,他一袭蓝袍,负手而立,低眸间,睥睨整个天下。只是一眼,不过多看了一眼,一眼便是万年
 
那一年冬天,她着红衣,蒙喜帕,出旧阁,嫁了他。她娇颜如花,他面如冠玉,温润尔雅。她说:言若望与君白头偕老,不诉离殇。他说:言若,我会对你好,只对你一个人好。一句不算承诺的承诺,注定了她一生一世的痴情迷醉。其实命运是一本早已书写好了的书。起承转合间,于是,沧海也变作了桑田
 
一曲岁月如花。战事纷乱乱了国家。游斐然一身戎装,手持长剑,胯下白马,目光犀利直视远方。他是魏国的将军战场上的王,他肩负着整个皇都的命运存亡。他…要上战场。
 
言若璨然地笑,眼眸深处有春天的浮光,风吹乱了她的发丝凌乱不堪,迈着碎步步步仿若踩在刀尖上,痛的麻木。她伸手帮他整理衣裳,微红了眼眶,说:妾身在家等着,斐然可要早日回家。斐然颔首,俊眉微蹙,敛尽了繁华。他抚上她的脸,语中含满眷恋,薄唇吐出两个字:会的。却不知此次见面竟是诀别。此去经年,再难寻往日的那个他,还有那个她
 
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皆如因果,不过“情爱”二字
 
万般故事,不过情伤
 
海角天涯,我自是陪你走遍。斐然,若这茫茫红尘中没有了你,言若了无牵挂。你在哪,言若的心便在哪,伴君随君,咫尺路途,一生天涯,无怨无悔
 
(三)
前方战况频传急,言若的心提起来再没放下过。幸而都是斐然打了胜仗这些个好消息。言若总算开了笑脸,吃了些许饭菜
 
屋内炉火正旺。曾经在这间屋中他们悄言细语,色授魂与,有着多少美好的回忆。摊开了素筏,执笔,蘸墨。画一幅画,诉几个故事。“玲珑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细碎的发飘落额前,遮了那微波流转的含情眸子。斐然,你一定要回来。因为我在这里等你。
 
(四)
至若春和景明,上下天光,一碧万顷。转眼间已过一载。时光如白驹过隙,白了头发,陈旧了新娘。却老不了人心
 
一句“将军身挨数刀,已经去了。”如同晴天霹雳。一转身,水袖打翻了琉璃盏,落在了地上,碎片迸的到处都是,擦过白皙的手背,血淡淡的溢出。她一步一步后退,一次一次拼命摇头,绝望的重复着那一句“不可能,不可能…”相爱无法相守,思君不能见君。这是苦?是痛?是爱?是痴?如今天人两隔,这是苦痛,是痴缠,是至深的绝望。琉璃碎了一地,血污浸罗裙
 
(五)
对镜无语空画眉,羽回雁字相依偎。一剪刀,三千青丝骤然落,密密的铺了一地,黑的耀眼。那是无法诉说的痛。斐然,吾发只为吾爱落。如今你已走,言若还留长发作甚?
 
第一剪,剪断相思三千
 
第二剪,剪断心碎眷恋
第三剪,剪断期盼缠绵。
 
一个女子,对着镜子,哭的那般肝肠寸断。桌上的画还未完成,朱丹色却已黯淡。屋内的炭火“兹兹”作响,掩盖了那“嘤嘤切切”的哭泣声。时不时飘起几缕烟,朦胧了时光,时过了境迁。
 
谁将烟焚断,散了纵横的牵绊。听弦断,断那三千痴缠。
 
谁将金剪举,碎了青丝三千万,吾发散,散那相思羁绊
(六)
院中小楼,一仰头,一口花雕入口。嘴角含笑,美的惊心动魄。斐然,你未回来,那言若去找你可好?一拨弦,三两声。琴声划破,一曲笙歌落。言若说过,你若战死沙场,言若便随了你去
 
宁静的夜,白衣的女子,唇边艳红的血,含笑灵动的眸…
 
琴声落,弦断,人走,楼空…
 
斐然,无论碧落黄泉,你在哪,言若追随,苦痛,痛苦,甘之如饴
 
那被风吹散的头发,那沾满雪迹的戎装,那把金剪,那把长剑,那泼了的花雕几两,那飒爽的胯下白马。落泪蹙眉,已然消逝幕落
 
无论风波险恶,年华拘限,妾亦陪君,醉笑三千场,离殇永不诉。
点击率:21
相关文章
· 醉笑三千场离殇永不诉
· 习惯两个人
热门文章
· 初雪来临,他等我长大
· 冷眸艳杀一朝倾尽天下
· 诗组花絮后怎奈风无悉
· 习惯两个人
· 再见再不见
· 2012-2011年工作的日子
· 只是很难过
· 醉笑三千场离殇永不诉
· 贰零一一年的最后一次写文
· 清风信子之仲夏笑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