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位置:英雄合击 > 传奇合击私服

朵拉记忆篇之

作 者:www.76776.com  来 源:英雄合击  时 间:2012-9-28 12:21:50

       那天晚上丁建伟一回到家劈头盖脸就骂我“你这东西有什么用啊,简直就是浪费老子的粮食,老子都没得吃还要养活你这东西,我看见你就烦。”满身的酒气飘满了整间屋子。看到他我也火大“我有吃你的吗?十九年来,你尽到了父亲的责任吗?”丁建伟摇摇晃晃的走到我跟前“没吃我的?那你怎么长大的?责任?老子把你生下来养这么大,你说老子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吃你的?十九年来你呆在家的时间有超过两年吗?你知道我和卡卡怎样活过来的吗?不是在你的庇佑下长大的,是在邻居的扶持下才活过来阿,你有往家寄钱吗?你有看到我和卡卡在大冬天穿着单薄的棉衣被她赶出来蹲在屋檐下的样子吗?你有看到卡卡发高烧而没钱看病那痛苦的样子吗?你没有!你根本就不是我们的爸爸!”丁建伟瞪大眼睛看着我,扬起手给了我一巴掌,我转身跑出去,身后响起他的声音“你滚了,最好别回来…”­

 
    一路跑着来到一家名为‘鬼魅’的酒吧。我知道那里面有很多不三不四的人,此时我多希望那些人能揍我一顿,最好满身是伤。­
 
    已是夜里十二点多了,街上十分的冷清,自己也不知道要去那里,最后蹲在‘鬼魅’门口轻轻啜泣,我哭了很久,有个声音在我头上响起“你在哭吗?为什么蹲在这里不回家?”声音很柔,我抬起挂了两行清泪的脸看到了那个男生。很高很高,也很瘦很瘦。昏暗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脸显得很暗黄。我想我十分狼狈吧,抹掉泪痕,张开口,却发不出声“我…”“要我送你回家吗?””我没家”我说得很平静,细想。自己十九年来的确从未拥有过家。“和家人吵架了?”我没回答,他算我的家人吗?他配做我的家人吗?­
 
    他不走,就这样看着我,最后…“走吧,去我家,现在都一点了,明天再回家吧,要打电话回家吗?”我摇头,就这样跟他走了。我就算和一个陌生人走也不要回去那里了。­
 
    中途他去了一家24小时营业的超市,买了面包和牛奶,递到我手里“吃吧。”我接过拆开吃,但又吃不下去,想吐,最后强迫自己吃下。­
 
    到了他家门口时,他看着我笑了说“你一女孩子跟一陌生人到他家去,你就不怕他是坏人?”“我除了我自己什么也没有,你能骗的也只有具没有灵魂的肉体而已,前提是你感兴趣!”­
 
    打开门,里面很干净,那书桌上有很多CD,我随手拿起来看,好多都是英文的。“你随便看,我洗澡去了。”“嗯!”床头上挂着一张很大的照片,是三个男孩儿,在海边照的。中间那个就是他,抱着把吉他,另外两个手搭在他左右两边。他们笑得很灿烂,我停驻看着那照片三人的笑许久。“你要洗澡吗?”他洗完擦着头发。我摇摇头“我睡哪儿?”他看了那床“你睡床吧,我睡沙发。”说着走到沙发边坐下,我也侧身躺在床上。­
 
    彼此都没有说话,对于他来说我只是一个可怜被他好心收留的人,是一个停留一晚就会走的人。­
 
    他关了灯,我却始终睡不着。我翻过身,看见月光透过窗撒在他身上,特别好看。我觉得我该说些什么“你睡了吗?”“没呢,你怕了?”“没!”“你叫什么名字?”“丁朵啦!”“朵啦?好听。”我无声笑了。“你是做什么的,那么晚回来?”“我是‘鬼魅’里主唱之一,我叫黎泽,有时间去‘鬼魅’听我唱歌啊!”我淡淡应了声“嗯。”心里念着他的名字‘黎泽’,闭上眼睛睡了。­
 
    第二天很早就醒了,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最后起来,在厨房忙起来。做好饭时,他还在睡,我没叫他,坐在那里等他起来吃饭,脑子也在想一个问题。­
 
    他终于醒了,看见我做的早饭有点惊讶。拉开椅子坐下,吃起来“还不错啊!”看他吃,自己没动想着怎样开口。“你怎么不吃啊?吃了早点回家吧!你家人该担心了。”赶我走吗?“我说过了我没家人。”他抬头看了我一眼又低头吃。“我能和你商量个事吗?”我想我脸很红吧。“嗯,说说看。”“我能不能住你这里?”他看着我问道“为什么?”“我没地方去,不过你放心,我只住一段时间,找到工作我就走,在这段时间里我可以帮你做饭洗衣,你只管我的吃个住就行。”说出来还是觉得丢人。“你很困难吗?”我点点头,他想了一会儿也点头,我很感激他。­
 
    随后的日子我一直在找工作,也做好饭等他回来吃。最后找了份导购,我知道我也该搬出去了,晚上等他回来给他说,一直等到两点“今天怎么这么晚?”“一个朋友有事,代他了,你怎么还不睡?”“我有事和你说。”“什么事?”“我找到工作了,明天就去找房子。”他沉默了,“不要找了,住这里不是挺好的吗?”那一刻我心跳动得历害。“不早了,你睡吧!”说完他就去洗澡了!­
 
    躺在床上想着这段和他住的日子,住了那么久还不知道他家的士事情,这房子就他住。还知道他比我大三岁。­
 
    他洗澡出来我问他“你家就你一个吗?你爸妈呢?”“他们离婚了,我跟我妈,但我妈改嫁了,房子留给了我。”他跟我一样,爸妈都是离了婚的。“我爸妈也离婚了,我跟我爸,他对我不好,老是打我,骂我。”我看着他。“所以那天晚上你是跑出来的?”我点头“他根本就不担心我的死活,我对他而言是累赘。”很平静的语气,平静得自己都害怕。泽走过来抱着我,低头吻了我。那是我们第一次亲密接触,他没有说过他喜欢我之类的话,我也没说,但我们彼此都明白,一切都是那么自然。在他朋友面前人家问他我是谁时,他总会笑着回答“我女朋友,朵啦!”­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吃不下任何东西。就算吃了也要吐出来。泽见我吃得很少就问“最近见你吃很少,怎么了?“没事。”自从到泽家食欲就不好,看见东西也不想吃。可能是和丁建伟在一起时很少吃饭,总是有上顿没下顿的,有时饿了也要强迫自己不去吃丁建伟的东西,他的东西都不‘干净’我吃也觉得恶心。­
 
    人渐渐消瘦,泽见我瘦得历害带我去医院检查。等了很久结果才出来,我总觉得不是什么好的结果,果然,拿到单子的时候自己都傻了。看见泽紧皱的眉头,我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精神性厌食症’我坐在那里忘了医生怎么说的,好像说如果病人精神是有意识进食就很好治疗,药物就起辅助作用,主要还是看病人的配合…我还没见到卡卡,我和泽的生活才刚刚开始…这么快就要收回我的幸福吗?­
 
    很快平静自己,我不想让泽担心。回来的路上泽不停对我说:“朵啦,医生说只好好配合,很快就好了。”“嗯,泽,我们去超市买点东西吧!”我只能镇静说。­
 
     在超市听见有人叫‘朵啦’回头看见是以前村子里的丁利,“朵啦,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看错了呢。好多年不见你了!他是你男朋友吗?”我点头,不知道该个这个阔别了多年的邻居说什么,最后还是忍不住问“丁利,卡卡好吗?”“不好,你妈天天骂她,说很难听的话,还叫她去死。”我差点哭了,卡卡一定很想念我吧。­
 
    丁利说她在省城读书两个月可以回家一次。晚上泽去了‘鬼魅’,自己还是睡不着,满脑子都是丁利那句“不好,你妈天天骂她,还叫她去死。”­
 
   泽回家时见我还没睡,躺在身边抱着我“在想什么?”“泽,我有跟你讲过我的妹妹卡卡吗?”泽没回答静静等待我说。“小时候,爸妈对我们都不好,天天吵架,我和卡卡总是抱在一起哭,十二岁时他们离婚了,妈妈选择了卡卡。我只能跟着爸爸,我不知道为什么妈妈只要卡卡而不要我,我想或许是因为卡卡比我小两岁更需要母爱吧。从那以后我就再没回去过,也没有见到过卡卡,我跟爸爸来省城,卡卡却留在乡下老家,不知道她过得好不好?我好想她。”泽轻轻拭掉我的泪,把我抱得更紧“如果你想她我们抽时间回去看她,也可以把她接过来。”在泽的怀里沉沉睡去。我梦到卡卡在叫我“朵啦,朵啦你带我走好吗?”我却只能看着她,张大嘴发不出任何声音…­
 
    在知道这个病后更不能进食,泽帮我把工作辞掉了,也经常在家陪我。但还是消瘦得快。我不忍看泽忧伤的眼。我也渐渐变得沉默,总是安静听这世界的奇妙!­
 
     我感觉自己越来越透明了,我很害怕,我写了封信去丁利的学校让她带给卡卡,我要见卡卡,我怕我现在不见以后就见不到了。当我找到丁利时她的话如晴天劈雳“朵啦,你不知道吗?你妈死了,卡卡现在一个人。”她走了?仍下她的卡卡?捏着信的手指关节发白,我重写了一封信让丁利带给卡卡,我希望能尽快见到卡卡。­
 
    吃饭时我跟泽说“我要把卡卡接过来。”说着眼泪就往下流,我不敢想象卡卡一个人孤零零的怎么过。泽吓到了,抱着我“好,接卡卡来。”“泽,他死了,她丢下卡卡走了,她不要我也不要卡卡了…”在泽的安抚下我又睡着了。­
 
    见到卡卡是在两个月后,那天是泽去接的她,我越来越透明。整天都躺在床上,走几步路就觉得累。前几天我让泽搬家了,搬进了一间很旧的屋子,是用木头做的,泽找了很久才找到,这种房子城里很少,大都在城郊,我想让自己的最后日子在这里度过,这房子让我想起我和卡卡住的房子。有小时候的感觉!­
 
    看见卡卡时,她用很陌生的眼神看着我,但不变的依旧是她带有撒娇的喊我‘朵啦’她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的。我问道了妈妈,她很平静的回答我,我知道她内心的伤痛!­
 
    我以为我见到卡卡可以有信心吃下饭,但还是吐了。还把卡卡吓到了。­
 
    那天晚上我把泽叫了进来,“泽,我知道我的病已经没有办法了。我牵挂的就是你和卡卡。卡卡有你照顾我很放心…”不容我说完,泽打断了我。“朵啦,什么叫没有办法?你有我还有卡卡,你为什么都不肯为我们而努力呢?卡卡是你妹妹,照顾她也是你的义务。”“泽,已经没有用了,我也很累!你懂吗?”泽不再说话,只是用哀伤的眼神看着我。­
 
    我取下手上戴了快十年的银手镯,那是奶奶临死前给的。是一对,我一只,另一只在卡卡那里。奶奶说它的寓意是‘吉祥和美好’我把泽的手拉过来戴上。“它是我奶奶留给我的。另一只在卡卡那里,你要好好保管,不能取下来,泽,答应我好吗?帮我照顾好卡卡。”泽看着那只银手镯,轻轻抚摸了一下,头也不回的出去了。我知道他讨厌我把他推向卡卡。但我是一个将死之人,干嘛还要抓着不放呢?­
 
     泽出去后卡卡进来躺在我身边,我的卡卡,请原谅我!­
 
     第二天我要泽陪卡卡去买衣服,走时我给了卡卡几百块钱。我想她应该用得着。­
 
     在枕头下我放了一封信,然后拿出安眠药,那是我失眠时医生开的。我吞下5片,在躺回去。带着笑去找她,去问她为什么当初不要我。问她,为什么要了卡卡却又要丢下她……­
点击率:15
相关文章
· 其实很爱你,只不过它化在了风…
· 朵拉记忆篇之
热门文章
· 初雪来临,他等我长大
· 暂停在昨天,期盼着明天…
· 朵拉记忆篇之
· 醉笑三千场离殇永不诉
· 卡卡记忆篇之---朵啦
· 月光布满清辉的屋子
· 少年指尖缠绕沧桑的发
· 孔明灯飞走了.愿望等着我.约定…
· 容易莫摧残
· 贰零一一年的最后一次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