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位置:英雄合击 > 英雄合击私服

冷眸艳杀一朝倾尽天下

作 者:www.76776.com  来 源:英雄合击  时 间:2012-9-14 12:32:02
   一片寒梅几寸白,当祁痕把冷隐从砌满白雪的高高的枝桠上抱下,指尖点地那一刻,冷隐仰头望进他如画般的眉宇轻绽似蝶戏花间,微微扬起的嘴角似转淡的山水画,淡然一笑入了画,浸满了她的世界。冷隐知自己天真无邪的笑脸入了祁痕的凤眼,多年后这天真的笑却浸满撕心裂肺的痛。祁痕是宛月国战败之后其帝送来以示投诚的弃子亦是质子,已然十二岁。此时的冷隐已忘了母妃时刻叮咛的话“一辈子都不要轻易望进任何一个男人的眼,那是最甜蜜也最痛苦的情话。”
 
   那一年,冷隐尚且九岁,为东昭国盛宠的柳妃——柳蓦然之女,其父皇也将其视为独一无二的宝贝,其中原因不乏冷隐出生那一年禅师天钟道人卜的一卦:九天凤女,倾国倾城;有朝一日,免国之难。冷隐瞒着母妃偷跑出来,美曰其名吟诗赏雪实则是坐上高高的枝头,体会母妃说的高高在上,万人之上的感觉。可当她感觉到只有彻骨的寒冷和寂寞却没那份万人羡慕的繁华时,却忘了如何下来,抽了几下红通通的鼻子刚想喊人,就见一个素裳清颜的大哥哥搂着自己的腰飞跃而下。
 
   衣袂翻飞间,万千风华皆化作眉间一点妖艳的朱砂,掩了谁人的眸?冷隐踏在厚实的土地,已没了那份迫不及待站在地上的心情,略一沉吟便扬起一抹甜甜的微笑,“痕哥哥,隐儿要告诉你一个秘密哦。” 略带不解的祁痕将散乱在冷隐额际的一缕碎发别到耳根后,浅笑着摸摸冷隐小巧可爱的脑袋,点头示意冷隐解答疑惑。“隐儿喜欢你哦,痕哥哥。”冷隐听宫人说过此处是皇宫最为荒凉的地方,阑郢国皇子——祁痕一人住在这里,也因此冷隐才爬上这里的高枝而不被发现。
 
   祁痕怔愣了半晌就轻笑着说,“隐儿还小,莫谈情事。” 冷隐蹙眉不赞同地说道,“隐儿不图锦衣玉食,不求繁华,只愿与痕哥哥携手白头,相随天涯。”祁痕看着年纪尚小却已看透世事的冷隐,墨黑耀眼的眼里满是执拗,竟不自觉点头应允。痕墨院内,风带点缠绵的味道卷起瓣瓣落英绕着两人的肩轻轻飞舞,落一地相思入扣。冷隐拍着通红的小手绕着祁痕跳跃欢歌,祁痕也难得地跟着大笑而歌。流年偷换,镌在两人眉头的满是温情满是天真。那一年,谁为谁拾发,逝一生清欢?那一世,谁许谁承诺,欠了万世情债?
 
   满室琳琅的琉璃宫在夜明珠的照耀下亮如白昼,冷隐取出藏在袖间的画,一个娇俏可爱的女娃坐在枝头拧眉沉思的情景顿时显现在眼前,落款处:祁痕。冷隐眉间萦绕着不绝的愁绪,淡淡地蔓延到整个屋里。想起傍晚回来时偷听见父皇说起欲派兵进攻阑郢国,看来一场战事又起,那么痕哥哥的生命将受到威胁,毕竟他是阑郢的皇子。辗转一宿无眠,冷隐总觉不安,便起身去告知祁痕。
 
   栀子花树下,祁痕墨发飞扬只身一人靠于树旁轻拭剑身,流珩剑在皎洁的月光下泛着清冽的寒光映着祁痕的半边脸颊。察觉到冷隐的到来,祁痕微彻了左脸显得有些孩子气,也是才十二岁即使他再坚韧也还只是一个孩子。冷隐又忍不住怦怦直跳的小心脏,当她敛目压制后再度抬头脸上已没了方才的红晕。祁痕解下自己的已磨得有些旧的披风细心地为冷隐系上,眉头微微隆起了些“你怎么半夜跑来,更深夜寒的…”冷隐打断祁痕的关切,“痕哥哥,父皇已派兵攻打阑郢国了,我怕你会有危险,遂赶来看你。”祁痕伸手轻轻抚平冷隐眉间的忧虑,淡淡开口:“隐儿无须担心,痕哥哥自有办法保全自己,只是以后就…”“就与隐儿相见无期了是么?痕哥哥,隐儿求的不多只要你安然无事。”冷隐早在看见祁痕眼里的了然就已明白他胸有成竹了。
   祁痕见她纵观大局也就不欲瞒她了,“我本打算明日与你告别就离开的,既然你来了,那我天未亮就起程罢。”微叹了口气,当中保含了不舍和无奈。当中的道理冷隐自是懂的,瞥到祁痕腰间的一支青笛带起嘴角一笑,“痕哥哥,临走前你为我吹首‘莫失莫忘’可好?”祁痕宠溺地点头应下,纤长的玉指持笛横于胸前,轻轻吹起,悠扬缠绵的曲调散落在黛紫色的空气中,惊艳起芳菲无数的美,伴着冷隐微醺的粉颊醉倒在吴侬软语中,经久不散。
   祁痕为冷隐奏起的笛音萦绕成她心底最柔软的思念,冷隐至今还记得祁痕临走时放下笛子将自己紧紧拥进怀中时淌落的一滴泪花,它永远凝结在颈窝处。高阁目送君千里,那晚月浸栀子掩其面,西厢未央,倚楼梵唱莫失莫忘。“相离莫相忘,天涯两相望…”自祁痕离去五年,冷隐便妆不成,慵施粉黛,倦点朱唇,扶窗为感他残留的温度。云破月影花弄影,疑是君归,月上梢头满庭空,独倚楼,日日陌上望,攒眉千度。
 
   那日祁痕离开的隔日冷帝就派人来提祁痕前去,可早已人去楼空,因是他国皇子丢失在自己的皇宫里传出也不光彩,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而东昭与阑郢一战,东昭虽胜并取了阑郢五座城池却也大大受挫,于是便罢兵休战可也养成了今日的祸端。冷帝认为阑郢国再难翻身于是松懈下来扎进美人堆里享尽淫乐,并大力兴修宫殿劳民伤财加至干旱,不过两季,东昭便山河疮痍,饿殍遍地,光景惨淡至极。被这趟天灾一激,头一回从脂粉堆里明白过来,赶紧下令各属地大开粮仓,赈济万民。冷帝虽在一夕之间变做圣明公侯,可累下的积弊一时半会儿没法根除,开仓放粮的令旨一道一道传下去,万石的粮食一层一层辗转,到了百姓跟前只剩一口薄粥。百姓们眼巴巴望着官府赏赐的这口粥,不想这口粥果然只得一口,只够见谷玄时不至空着肚皮。百姓纷纷揭竿起义,阑郢国也趁其内乱掺进一脚,大肆进攻东昭。
 
   不想偌大的东昭几夕之间就被掏空,冷帝在黑压压的阑郢国兵队到达城墙外时表示投降,繁华了几十载的京都一夜过后就颓唐荒凉至极。冷帝满头白发白了又白,脸上的沟壑也愈发明显,那日他想起禅师天钟道人卜的一卦:九天凤女,倾国倾城;有朝一日,免国之难。自柳蓦然病逝之后冷帝就将当时盛宠的冷隐抛诸脑后了,当中原因不乏冷隐因母妃的逝世和祁痕的了无音讯有关,她日渐消沉天天念经怀念母妃和为祁痕祈福。
 
    “远去之人,归是不归;荼靡晕染,末路之美…”送行的歌曲直传到了罕里沙漠,却似哀歌。在这恹恹的黄昏,沙漠之上,冷隐脑海闪过一幕幕过去旧事,倒映在干涸的空气里。父皇传自己到宫殿谈了一天的往事和社稷大事匹夫有责的道理,接着冷帝老泪纵横噎着下旨,封冷隐为昭阳公主到阑郢国和亲。而这事就是如此不容反对,况且冷隐不曾想过反对,她知道兴许可以在阑郢国和祁痕相见。如此想着也就抿唇轻笑了下,顿时惊了帘外的因看美色离群的孤雁,长大后的冷隐出落的越发标标致,或许该说冷艳馥郁。
 
    不得不说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冷隐在阑郢里已有两个月之长了。她坐在皇宫内的赏心亭里,伸手端起一盏普洱,微抿,入口清香。茶盏内翻飞的叶尖沉沉浮浮,袅袅娜娜,回想起自己到了阑郢之后的境遇不禁发笑。冷隐被带进宫后就被安排住在朱槿宫里,她心想着见祁痕也就将自己和亲的事暂放在脑后,可世事往往是出人意料的,她只知道自己许给了当朝皇帝,祁君。在祁痕和母妃离去的几年里,她不理政事,甚至是家事,也就不知道如今的祁君乃是当日的祁痕。浑浑噩噩的一日折腾之后,正当她想着该怎么摆脱自己成为祁君的冷妃之时,却见祁痕款款走进房里,那夜,他们在朱槿宫里笙歌舞剑,她低眉,我心似君心,他抚首,恨不得与卿好。
    祁痕是阑郢国的君王,因着朝中的利弊权衡不得广纳妃嫔,但他却始终如一地爱着冷隐,三千粉黛竞失色,眸里独有一人颜。可在这别国的后宫中与众多女子尔虞我诈却也是无聊至极的一件事,何况她们争的是自己的夫君,亦是她们的夫君。日日临摹的画浸满相思常念的眼,时时忆起的话承载多少千秋不灭的爱恋?许是皇宫不似人间有真爱,冷暖陪伴…祁痕专宠她一人的消息很快就由妃子的口中传入大臣们的耳中,他们可谓是坐立不安,一上朝就齐齐上书冷隐乃妲己后世,为祸乱后宫而来。冷隐得知后便含泪写下辞书,收拾物什后就离宫归隐到忘情崖边的小屋中。日日与流水为伴,与山雀共歌,每每闲暇便抚琴“莫失莫忘”,引来了莺燕欢歌,蝴蝶绕肩。
    三个月后,祁痕抛下江山,抛下三千美人来寻她的景,是她一生铭刻的美好。祁痕策马哒哒而来。柳絮惊得翻飞,眉笔触地的轻响,落一地相思成轴。他拥住冷隐痴痴地诉说相思成狂的日子里的落拓和寂寥,他放下江山,放下众生,只为求得一人心。冷隐闭眼轻想,我心里的缘诗啊,我们仅用一眼开始,将用一生结束。
点击率:6
相关文章
· 水壶宿命如思忆怎奈水无声
· 冷眸艳杀一朝倾尽天下
· 别给时光以肤浅的悼念
· 整个黎明整个晚上整个明天
热门文章
· 写给中秋的亲人朋友
· 冷眸艳杀一朝倾尽天下
· 诗组花絮后怎奈风无悉
· 贫民夏树的平凡生活
· 弹珠一样的爱情
· 该忘了!该忘了!
· 英雄合击私服一巴掌
· 黄花菜癞皮狗
· 平淡无奇的擦身而过
· 整个黎明整个晚上整个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