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位置:英雄合击 > 英雄合击私服

卡卡记忆篇之---朵啦

作 者:www.76776.com  来 源:英雄合击  时 间:2012-9-28 12:24:29

       在拿到朵啦给我信的第二天我就踏上去省城的车。在车站,下了车等朵啦来接我。我还是穿着那件洗得泛黄的T恤儿,还是那件洗得发白的牛仔裤,还是那双白了又黑黑了又白的球鞋。张望着四周,望着那个既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的到来。

 
     可我看了好久好久都没有看到朵啦!但看见一个男生看着我,很高很高,也很瘦很瘦!我赶紧别开头。有人拍了我的肩膀,转头竟是他。“你是丁卡卡吗?”我点点头看着他,他笑了,接过我的行李包。大步朝前走,我不知道该不该和他走,我都不知道他是谁。他见我没动又倒回来“朵啦叫我来接你的。”“她呢?”“病了。”我点点头和他走了。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他并没有告诉我他和朵啦的关系。而自己是一个很被动的人,也不太喜欢和陌生人说话!中途转过一次车后,他带着我穿进一条巷子,最后七拐八拐的进了一个院子里。是那种很老的房子,是用木头做的那种老得不能再老的房子。这种房子在我们乡下随处可见,她就住这里吗?原来她过得也不是那么好啊!至少没有住上红砖楼。
 
      他推开那扇褐黑的大门,那门还发出惨叫的声音‘嘎…’听得我心里很不舒服,里面好黑,都没有光线照射进去,阴森森的气息充满了整个屋子,我紧紧跟着他,他拐了一个弯进了一间屋,我终于看见了从那屋透出的微光,便不在害怕!­
 
     他把我行李包放在门边,走到窗子边,把窗帘一把拉开。强烈的光线顿时刺得我的眼睛生疼生疼的,习惯性的用手挡住光。好一会儿才适应。我站在门边察看整间屋子,十分简单的摆设,很干净!但这间屋子似乎有点潮湿,木制的屋子散发出陈年的树木香,不觉的就多嗅了几下,我把目光投向那张不大的床,我看到了她~朵啦!
 
     她椅靠在床头边,安静的看着我,淡淡的笑容挂在那苍白的脸上,一张床单盖着下半身。她朝我摆摆手,示意我过去。我有点怕的看着她,再慢慢靠近她,她拍拍床沿,我顺手坐下。她伸出手抚摸我的脸,她的手好凉,倾身抱着我,把头埋进我的脖项,一股炙热的暖流流进去。我知道那是她的泪,我们也抱住她,她一遍又一遍的轻唤我的名字“卡卡,卡卡…”
 
    抱着她,她好瘦,就像搂着的是一具没有血肉的骷髅,上面只有一层皮而已,我的手顿时颤抖。她终于放开了我,我也终于看清了她,她的脸没有一丝血色,仿佛她是透明的。“你病得很重吗?”她笑着摇摇头,对那个男生说“泽,我饿了!”“好”说完那男生就出去了!
 
     “你叫他什么?”“叫他泽啊。他叫黎泽,你也叫他泽。”“朵啦,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躺在床上?你以前不是好好的吗?”“没事,不要担心!”我不想看朵啦的眼睛,转头看向窗外,有一株用竹子架起的丝瓜藤。正值夏季开满了黄色的花!“她,走的时候好吗?”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朵啦。“应该好吧!走得很平静。”忘不了她临走时看我的最后一眼,那是我记事以来第一次见她用那样的眼神看我~不舍!“卡卡,你恨她吗?”“你呢?你恨吗?”我转头看向朵啦。
 
    朵啦摇摇头“她是我们的妈妈啊!不管她曾经对我们怎样,我们也不能恨她!”看着朵啦的眼睛有点湿。张张口,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其实朵啦我一点也不恨她。我知道她的苦,我也没有立场恨她!
 
   好一会儿黎泽端着饭进来了,黎泽刚把饭菜送到朵啦的床头。我就对朵啦说“朵啦,下来吃好吗?”“好”她撩开床单,穿上鞋走过来。我看着她那双和胳膊一样大的腿,有点发呆!她坐到我旁边,微微喘着气,好像很累的样子。黎泽满脸担心的样子看着她“怎么样?能行吗?”“可以的。”朵啦吃得很慢很慢,像是一粒一粒的吃,好像很难下咽。
 
     ‘哇…’黎泽吓得赶紧拍着朵啦的背,刚才吃的全吐了出来。我也吓到了!黎泽问她“吃不下吗?那不吃了好不好”。“泽,扶我到床上去”。黎泽抱起她,轻轻放进被窝里,盖上床单,朵啦紧紧闭着眼,像是睡着了。
 
  “  她怎么了?为什么会病得那么重。”出了屋子我就拉住黎泽问。“是精神性厌食症。”厌食症?朵啦怎么会有那种病?“很严重对吗?”黎泽点点头,我又折回去,坐在朵啦的床沿边。眼泪肆意掉下来!朵啦睁开双眼“卡卡,对不起,吓到你了。”我终于忍不住抱住抱住朵啦放声大哭…
 
 
    那天晚上,朵啦把黎泽叫了进去。说有话对他说。过了好久黎泽才出来。出来时看了我一眼就走了!我进去时朵啦睡着了。轻轻躺在她身边,心里默念着‘朵啦,我的姐姐。你一定要好起来!’第二天睁开双眼,朵啦就对着我笑了“睡得好吗?”我点点头,往她怀里蹭了蹭。“卡卡,今天泽带你去买衣服。”“哪儿来的钱?”“姐姐没钱,是泽的,他人很好的!”我仰起头看着朵啦“你和他什么关系啊?”“泽是我男朋友。”原来是朵啦的男朋友啊!朵啦是幸运的,让她遇见了黎泽这样好的男生,朵啦也是不幸的,既然遇见了,为什么要让朵啦受这样的罪?
 
 
   在朵啦的催促下,我和黎泽如了离这里最近的商场。逛了好久好久,脚都快断了。摸到口袋里的钱,早上朵啦给的,她留着以后有用的时候再用。我们回去的时候觉得心慌,像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一样。当黎泽推开那扇门时,我闻到了熟悉的味道。她走的那天也是这种味道。我看到朵啦依旧躺在那张床上,睡得很祥和,嘴角有淡淡的笑。只不过旁边的柜台上多了一瓶昨天没见过的药,我走过去拿起来看,是安眠药!我看向黎泽。他走到床边,蹲下看着朵啦熟睡的脸庞。再把头放在朵啦的手臂上,喃喃道“朵啦,朵啦…”我走过去,看见朵啦的双眼仍紧闭着,嘴角还有那笑,我看见那笑觉得渗人,转身跑出去……
 
 
   看着这熟悉了十几年的一切,才离开这里两天,突然好怀念这里的味道。看着对面的那座山坡,走上去。坐下来抱着双脚。抬头看了许久天空,对着那座长满野草的坟“她去找你了,她走的时候我都没有哭,就像你走的时候那样。你看到她了吗?她变得很瘦,你有没有认出她来?妈,朵啦,你们为什么要下我一个人?为什么要让我孤零零?…”我一直坐到太阳快下山时,才去了车站…
 
    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如你默认,生死枯等,枯等一圈又一圈的年轮,浮图塔断了几层断了谁的魂,痛直奔一盏残灯倾塌的山门。容我在,等历史转身,等酒香醇等你弹一曲古筝。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斑驳的城门盘锯着老树根。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缘分落地生根是我们。听青春迎来笑声羡煞许多人,那史册温柔不肯下笔都太很。烟花易冷,人事易分,而你在问我是否还认真,千年后累世情深还有谁在等,而青史岂敢不真魏书洛阳城。如你在跟,前世过门,跟着红尘跟随我浪迹一生,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缘分落地生根是我们,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始终一个人,斑驳的城门盘踞着老树根,石板上回荡的是再等,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缘分落地生根是我们,缘分落地生根是我们,伽蓝寺听雨声盼永恒!
点击率:22
相关文章
· 幽幽地小曲,为你写首诗
· 卡卡记忆篇之---朵啦
热门文章
· 初雪来临,他等我长大
· 暂停在昨天,期盼着明天…
· 朵拉记忆篇之
· 那间出租屋
· 卡卡记忆篇之---朵啦
· 月光布满清辉的屋子
· 少年指尖缠绕沧桑的发
· 孔明灯飞走了.愿望等着我.约定…
· 容易莫摧残
· 贰零一一年的最后一次写文